/

中电传媒青年职工座谈会青年代表发言

活好小我 勿忘大我——写在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之际

2019-05-29来源:集团官网

 13.jpg

  我是个标准的90后。

在我的定义中,标准的90后需要符合两个客观特点:一是出生在1990~2000之间;二是赶上了国家独生子女政策,是家中的独女或独子。

  社会各界给90后贴了一堆标签,有好有坏。我们一直都在努力撤掉那些不好的,留下自己认可的,然后骄傲、尽量乐观地活着。

  我成长在改革开放带来铺天盖地社会进步的时代。作为家中唯一的孩子,我自然是父母的掌上明珠,但我觉得自己似乎也没有长成普遍共识中傲娇小公主的样子。从小,父母的工作一直很忙,没有兄弟姐妹的我就多出了许多与自己独处的时间。独处的时间里,我学会了很多东西,自己做了很多事情,也变得勇敢了许多。在不断与孤独分享自我的时候,我就慢慢长大了。所以,后来的我逐渐在狂欢和孤单的境遇里都可以游刃有余——跟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可以乐观优雅,独自一人的时候我也可以做快乐的自己。

许多人在解读我们年轻人的一些行为的时候,会说我们特立独行,甚至是自私、猖狂。鲁迅先生曾经说过:“中国人向来有点自大。只可惜没有‘个人的自大’,都是‘合群的爱国的自大’。”我把这里“个人的自大”理解为“独异”,不把这种独异的特性理解为与世界作对的狂妄自大,反之将其当作一种愿意坚守自己认为正确事情的勇气。这种坚守,不是盲目的,而是谦卑的。允许别人与自己的观点不同,也是“个人的自大”的一部分。我想我这一代人,开始逐渐走出需要躲在人群里发声的阶段,开始能够站出来,勇于发声,敢于发光,不怕批评,敢于接受自我并认清自我。都说年少莫读红楼,但我觉得年少莫读鲁迅。小时候学习课文,对于他笔下晦涩的文字,总觉得生涩难读、刻板无趣。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,反倒多多少少明白了一些。

  既要活好小我,也要勿忘大我。我想每一个能够活好“小我”的青年人,都有家国抱负存于心。习总书记曾勉励青年“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”,小我和大我其实并不相矛盾。今年是五四运动百年,毛主席曾经说过:“五四运动杰出的历史意义,在于它带着辛亥革命还不曾有的历史姿态,这就是彻底的不妥协地反对封建主义。”

  我们这代青年,没有经历过动乱和不安定的年代,也没有在战火连天、枪林弹雨中以一腔热血抒发壮志豪情。坐在这里的我们,很难想象那个时代的青年们,是怎样抛头颅、洒热血,怎样留下了一篇篇青年故事。但我想,其中这份不妥协的精神我们却是可以继承的。孟子在1700多年之前就意识到该“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”,现在社会各界也在呼吁我们要走出舒适圈,其实是一样的道理——是荆棘和困境给予每一个时代的青年能够变强大的能力,不妥协的精神让青年突破困境成长下去,变成有利于社会和国家的人。因而“国家不可一日无青年,青年不可一日无觉醒。”从古至今一直如此。

  最后,我想送给大家几句话,也是鲁迅先生说的,我每次看都会觉得感动。

  “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,只是向上走,不必听自暴自弃之流的话。能做事的做事,能发声的发声。有一分热,发一分光。就令萤火一般,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,不必等候炬火。此后如竟没有炬火。”

  最后的最后,希望大家都能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个人,成为那束可以照亮自己,也温暖别人的光。

朱宇婷 中国电力报《能源周刊》编辑部   2019年4月28日